当前位置:主页 >> 污染防治

经典家具被频繁复制选山寨家具也要有窍门维权

2020-10-26 14:34:36|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经典家具被频繁复制 选"山寨"家具也要有窍门

家居发烧友ANN最近在华贸商场的“无印良品MUJI”边上发现了一家新开的家具店,她被这家店里的家具给“惊”到了,平时不敢想甚至只在书上、上见到的经典家具就活生生出现在眼前。开始还以为是那个很牛的代理商代理了这么多的经典产品,结果店员直接告诉她“这些都是仿的”。而在798艺术区,一家名为“acf:”的家具店也摆着一些经典家具,只不过这些家具大多数都被倒挂起来,据介绍,这些也都是仿品。

当复制版的家具堂而皇之出现在消费者面前时,究竟是惊喜还是悲哀?模仿之后,中国家具的原创设计该如何开始?

谁说复制的经典难登大雅之堂,在华贸的这家家具店中,这些经典家具的“重现”已经成为一种风景。

复制经典,“痛”并快乐着

在中国的家具界,复制或者“山寨”是一个无法回避的话题,随便去家居市场逛逛,总能看到为数不少的“经典”作品。

日前,一个开业不到一个月的家具店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因为这里摆放的,几乎全部都是经典作品的复制品,销售人员也会明白告诉消费者这就是“仿”的。

低价的诱惑

近些年,许多国际家具开始进入中国,但是动辄上万甚至几十万的家具让许多普通消费者望而却步。不过,这些名品的仿品却有着不错的市场。在本报与搜房合作的络调查中,20382名被调查者中,88.37%能够接受这些“山寨”经典,18012人表示会购买此类家具。

一位消费者毫不避讳地说:“一些仿品的质量其实一点都不差,但价格却低得多。”在家具市场,授权产品和非授权产品的价格之差非常明显。设计师陈荣对说,“一把经典正牌潘顿椅在欧洲大概是180欧元,到国内至少得3000元以上,而非正牌的价钱在欧洲只要70欧元,在中国也在千元以下”。

与原版几乎一模一样、质量优异的仿制品,只需要原版价格的1/3甚至更低就能买到必然会吸引很多购买者。在我们的调查中,12798人对于“山寨”经典家具的态度是“反正能买到便宜的经典家具,很划算”,占到了投票人数的62.79%,仅有6.98%的人认为“抄袭是垃圾”。

“把更多经典带给消费者”

开业不到一个月的EDIMASS的市场总监江雪海对表示,“我们尽管是做仿品的,但是我们却是以正品的品质来严格要求自己,无限接近正品是我们的追求。”在江雪海看来,“我们只是希望能把更多的经典设计带给普通的消费者,当设计仅仅成为奢侈的玩物时,我们相信也不是设计师的本意。”

值得注意的是,出现在EDIMASS的几乎所有仿品都是“遥远年代”之前的经典,江雪海对此表示,“我们生产的家具,均为上个世纪50、60年代之前的作品,按照中国的法律,这些应该是已经过了版权保护期的。”其实在欧洲,对于仿古复制品的争论也相当多,其行业协会组织“反设计盗版”的首席执行官Did·Macdonald也曾表示,“它引发了大量冲突,因为这方面的法律实在太复杂了。”

而“acf:”的创始人王昕却已经在考虑“复制”之后的道路,“在两年前听到别人说我们是做仿品做得最好的时候,我们就有心结了。”如今的“acf:”主要展示的是自己签约设计师的原创作品,而那些当年主要经营的仿品已经全部被挂在了天花板上。

正牌不惧被仿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国际顶级家具的中国代理商告诉,仿冒品牌对它们的销售影响并不大,因为对那些以较低价格去买仿冒品的人而言,他们不大可能有实力或愿意花5倍甚至10倍的钱去买正品。

“在我们看来,有一批消费者绝不会去买仿冒品牌的椅子,就像他们不会去买假冒LV手袋或劳力士手表一样。”这位代理商解释说,“我们的客户买的不仅是品牌,也是品牌的投资安全性,这样的客户才是我们的市场”。

蛋椅 雕塑艺术品

丹麦设计师阿内尔·雅各布森于1958年创作的作品,其外形具有强烈的感染力,蛋壳似的造型让人在梦幻与现实之间游走。这件作品可以说是一件雕塑艺术品,设计师使用了当时新发明的一种化学合成材料聚苯乙烯,这种材料可以制成海绵泡沫状并张拉成型。然后将这种材料粘在模压玻璃纤维板上,从而实现了所需要的形式。

市场现状:蛋椅在许多场合都能看见,也是被仿冒较多的作品之一,据悉原版单价超过万元,而市场上各类仿品价格参差不齐,根据工艺和仿冒程度不同,价格也从几百元至几千元不等。由于蛋椅独特的造型,时至今日,依然是许多人的最爱。

复制难点:制作蛋椅的最大难点在于型的控制,而控制好型就必须要使用好的材料,雅各布森对于材料的使用正是他出名的地方,因此,如来源:职业厨师何把握型与表面材料的贴合度是关键。另外,泡沫材料如何粘合到纤维板上也是需要研究的问题。

球形椅 太空舱

芬兰设计师艾洛·阿尼奥于1964年设计,其1966年第一次在科隆家具展上展出的时候,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其酷似太空舱的造型,反映了20世纪60年代的太空热,使其成为一个时代的象征。

作品通过最简单的几何形体球体,去掉其中的一部分,然后将其固定在一个点上,这是一件完全非传统形状的椅子,带有一种舒适的、安静的氛围,至今依然觉得很时尚。

这种用玻璃纤维塑料制成的球框壳体在前部开口,内部铺设软垫,坐入球形椅后,仿佛钻入洞穴。

市场现状:原版的椅子价格在40000元左右,而且可购买地很少,但是市面上仿版的价格仅为4000元至6000元不等,乃原版的近1/10。

复制难点:如何控制这个椅子的球体形状是关键,既要有完整的形态表现,还必须充分舒服,外部材料和内部软垫的搭配及贴合度也是值得注意的问题。

中国椅 文化移植

这是丹麦设计师汉斯·J·威格纳1944年设计的作品,从名字和精简政府工作报告外形中就不难看出是以中国明式圈椅为原型设计,总体上效仿了“天圆地方”的中式典型特征,椅面改为舒适的绳编工艺,整个作品注重外形和材质的诱惑力,将两个不同文化背景的国度拉近了距离。

市场现状:模仿国外设计师的“中国式”作品的,目前还不太多见。

复制难点:借鉴了中式圈椅的样式,但依然蕴涵设计师的精巧创造,特别是简洁的造型,仅仅用基本构件来表达设计思想,或许这就是阐述“多一分嫌重,少一分嫌轻”的理念。但是如果把握不好尺度,就容易造成椅子的坐感和形状的不协调,导致只有形而缺乏舒适。

江雪海,EDIMASS市场总监

让更多人拥有大师作品

新京报:是出于什么考虑来复制这些经典家具的?

江雪海:我们之前一直是给许多大品牌家具做代工,积累了许多制造经验。后来觉得也应该让普通的消费者能够买得起经典设计,特别是20世纪早期的一些经典设计,我们认为设计师的本意也是想让更多人买得起、使用他们的设计,于是我们开始复制这些经典。

新京报:做经典的复制在全世界都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你们不怕惹官司吗?

江雪海:我们在推出这些产品之前都做过充分的准备,我们的产品都是已经过了产权保护期的,我们的行为是不触犯中国法律的。当然如果谁有一些问题,都可以和我们的律师团队接触。

新京报:你们怎样去保证接近于正版?

江雪海: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我们在做OEM的时候,会有一些和设计师相关的人士来厂指导和指点我们的工艺,另一方面是我们在世界各地买来这些经典的原版家具,然后拆解后复原,通过研究来达到接近原版。另外,我们是有研发的,并且有无数次的实验。另外,我们还不计成本地在全球范围内挑选最优质的材料,比如有些羊毛面料经过耐磨擦试验,擦5万次都不会起球。

被复制的经典挂到了天花板上,而原创设计则放到地面上展示,这是不是在宣告着“原创时代”离我们越来越近?

这是与大师对话的道路

新京报:在复制经典家具的过程中,你们感觉学到了什么?

江雪海:这是一条与大师对话的道路。学习到的是品质、是细节、是为人服务直到极致的信念。

新京报:能谈一下你们公司的背景吗?

江雪海:EDIMASS起始于2002年12月,我们到今天已经拥有八个车间,500多名工人,100多个产品,产品销售遍布50多个国家,在世界各地拥有140多个经销商,仅2008年就实现销售上亿元人民币。

新京报:仅仅依靠复制就能成就全球品牌吗?

江雪海:当然不是。复制的过程其实是一个修炼内功的过程。我们最终的理想是能帮优秀的设计师打版,去制造,要有我们自己的设计作品,而目前我们已经签约了意大利、日本的设计师,也要推出我们自己的最新设计成果,这是我们的理想。

王昕,“acf:”创始人兼设计总监

复制是家具业必经的过程

新京报:复制经典是一个不能回避的话题,你是出于什么目的做这些产品的?

王昕:还是因为市场的需求,经典类产品比较容易引起共鸣和认同感,在项目里运用也比较安全,毕竟经过这么多年的市场考验了。

新京报:那你怎么看待复制经典家具这个行为呢?

王昕:家具行业对于复制应该是个不能回避的话题,这是中国家具业的一个现象也是一个必经的过程,亚洲目前只有日本的原创作品比较兴盛,但是日本的家具业也是靠模仿德国起家的。对于这个话题不能一味地批判、回避,目前又有多少人愿意为原创家具买单呢?我们喊着原创的口号,和自己利益发生关系的时候行动是否一致呢?这个话题是需要揭开表象看实质来讨论的。

我们2007年正式开始原创设计,并不是单纯为了寻求外界的认同,也是为了打开心结,对于国外产品的盲目崇拜有了更清醒的认识,这些年对于工艺的了解和市场的把握,觉得我们也可以做出品质好有设计感的产品,而不是做出的产品只是让人评价像还是不像,该是我们制定标准的时候了。

原创面临不可知的因素

新京报:从复制经典到原创设计,你觉得难吗?

王昕:终于有人在关心这个问题了,一个产品从定型、开模具、打样、修改、成型到实验是个很长的过程,大概要超出复制产品5-6倍的时间,甚至更长,这也是做原创家具企业少的一个原因吧。还有就是产品出来了如何销售,市场是否认可,都是原创设计不可知的因素。

我们做了个市场调查,很多设计院校做家具设计的都转行到美工、广告、工业产品设计中去了,原因有产品的模具费用过高、有周期太长、有企业的急功近利、有市场环境的不成熟等。中国的家具企业需要时间思考。当中国没有复制家具的时候,恐怕国外企业恐慌的时候就要到来了。

新京报:你们的设计要求是什么?

王昕:我们希望对东西方文化、生活和需求进行重新定义及超越。我们的设计标准是务实,设计的是家具而不是艺术品。

■ 原创之路

Match Biao Flower

这是acf:设计团队的三件设计作品,其中包括王昕及着名造型师李大齐的设计作品,而李大齐在2007年就与王昕开创了设计组合。

Match将钟表的元素和茶几结合,带有强烈的复古气息,既有趣味又充满了创意;

Biao是李大齐以箭头为元素设计的边柜,用大大的箭头作为边柜的支撑,夸张的形式突出了设计的魅力;

Flower则是将红酒杯与桌子完美结合,让浪漫随手可得。

购买提醒

要形似更要神似

●魏锋,独立设计师

尽管市场上有许多复制版本的家具出现,无论是品牌还是非品牌,一定要避免买到形似而神不似的产品。这里不是说外形不重要,形似是一个基本要求,比如家具的比例、尺度,这些都要首先考虑的,如果蛋椅的尺寸改动了,那就不是蛋椅了。当然,神似就是更高的要求,比如,要先了解这个设计背后的故事,为什么要这么设计,每一个设计都是有原因的,更要看品质。

买家具要体验,比如椅子要坐、沙发要躺,舒适度也是非常重要的。特别对于这些家具的细节要格外注意,尤其是边角的处理,比如椅子的靠背的弧线、或者是材料的选择,贴合度及牢固度等,都是需要注意的地方。

仿制品也要看材质

●ANN,家居发烧友

买这些复制版的家具主要是喜欢,更因为原版太贵,甚至在国内已经买不到了。

但是对于复制版本的价格不能一概而论,不能因为是复制版就觉得应该便宜,我认为关键还得看材质和细节,材质和工艺不同,价格也可能有高有低。

那些一味强调低价的在质量上就没有了保证,毕竟这些经典设计是对工艺和材料有要求的。



脑梗越来越严重怎么办
延安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先声药业登陆港股
友情链接: